来自 生活 2018-03-01 13:49 的文章

我在北京的公务员朋友,真的都很想涨薪

我是最近才意识到公务员工资有点低的。

 

今年过年的时候,和一个很多年没有见到的朋友吃饭,此君一直是个学霸,人大本科,北大硕士,在这两所学校都是出了名的学习成绩好——按照他的履历,如果进入市场,无论去外企快消,去做金融还是去互联网公司,薪水都不会低。

 

金融圈我不熟,就说互联网,外企圈。别说网易给游戏策划的起薪,经常能开到一年20万乃至30万之高,腾讯,华为的工资也不会低到哪去。就连有半国企性质的上海大众,我学语言的同学进去工作,月薪也都普遍超过一万块,效益好的时候还发双薪。

 

但是在中央做公务员,他一个月的月薪就是不到8000块,我另外一些已经在中央做了三年公务员的同学,差不多也就是到手7000块多一点的水平。

 

要知道,和以前不一样,现在做公务员,特别是国家公务员,一点都不轻松。

 

虽然也分部门,也有很多忙闲不均的现象出现,忙的人特别忙,闲的人特别闲,但刚进去的年轻人,普遍都比较忙。

 

我有一次在北京出差,和我一个做国家公务员的同学约着吃饭。

 

前两天都说要加班到很晚,吃不了,第三天我去他们部门楼下等到他的时候,也已经快晚上9点了,用他的话来说,这已经是最近几天,最早下班的一次了。(而且和上班晚的广告,互联网公司不一样,他们是早上8点上班的。)而且他真的胖了很多,发际线也高了不少,满脸疲惫,风尘仆仆——一点没有传说中只需要喝茶看报的公务员的样子。

 

别以为升上去就好了,很多时候领导走得更晚,更辛苦。

 

所以每次和他们吃饭,作为一个体制外的人,问到他们做国家公务员有什么不爽的时候,都会得到两个回答。

 

提的比较多的一个是不能随便出国旅游,护照被收走,要出境必须一层层审批,总觉得不自由。

 

而一个几乎人人都会提的则是:

 

觉得自己的能力,付出和得到的,觉得不成正比。看到在体制外的同学,一年比一年过得好,风生水起的样子,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。

 

 

02

 

 

真的去网上查了查,发现我的朋友们已经算工资高的了。

 

比如某个在知乎上说“晒就晒工资条”的“中央在京机关工作人员”,晒出来的工资只有这么多。

 

 

发年终奖的那个月则是这么多。

 

 

在北京生活的人,应该知道这个收入,在北京算是什么水平,过怎样的生活,不过好在大多数部门都提供宿舍,平时吃饭就在食堂,除了生活单调点,也不至于太苦,可能比许多北漂还要好上一些。

 

但不同的是,公务员的薪水和职级挂钩,职级前几年说白了就是熬年头,而之后,想升一级,更是难比登天,所以他们的薪水涨幅是非常有限的。

 

可能你在北京,体制外拿5000的时候,他们拿5000,你拿10000的时候,他们拿6000,等你快20000了,他们每个月的收入还是在7000左右。

 

之前有一篇挺火的文章,里面作者说,他们聚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叫大家聚一起的时候,不让公务员买单:

 

同学们在一起,就应该谁有钱吃谁。你们这些公务员,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就好。如果你们能拿高工资,能签字买单,能天天请大家吃香的喝辣的。我们就得担心这个国家啦。

 

我把这文章发给公务员同学,原以为以她的性格会吐槽,说自己过得也不至于这么惨,没想到她竖了几个大拇指,笑着说:

 

“给笔者的同理心点赞。”

 

 

 

03

 

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

毕竟我这些朋友也都还没到30岁,普遍没有家庭,没有孩子上学的压力,而且在职业生涯前五年,他们在体制内的收入,并没有和外面相差太大,又有很多隐性资源和福利,而且现在反腐力度大,人在中央,很少有人敢顶风作案,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 

关键是,如果是个别手上握有实权的官员,因为职级低的原因,认为收入和自己的付出不匹配时,很可能会出事,通过贪腐获得额外收入,这样损害的就是百姓的利益。

 

比如说苏州市下辖的昆山市,去年的GDP是3500亿元,财政收入以百亿级,但它却确确实实是一个县级市,县级市市长按理说只是一个正处级干部,只是一般高配成副厅级,顶破天了。

 

而一个正处级干部,一般来说年收入,是不会超过20万元的。

 

显然这是不合理的,毕竟这些人都是精英人才,到这个位置上时应该恰好是孩子最需要资金接受教育的时候。

 

很多时候人自己难一点,咬咬牙也就过去了,做公务员的,很多也不是那么在乎钱,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后代,就不一样了,国外很多官员贪腐的新闻,媒体在采访他们说到细节的时候,往往都是自己孩子需要个什么东西,而他们满足不了的情况。

 

而如果一个官员,一边可支配,管理的是几十亿上百亿的资源,一边是自己的工资无法满足孩子的教育需求,滥用职权的事情就很可能发生。

 

当然,并不是说高薪一定养廉,毕竟一个国家官员是否廉洁,和权责体系(即权力越大,滥用以后要负的责任也应该越大),监督体系都有关,但是太低的薪水,往往会更容易造成腐败则是一定的,所以更合理的收入体系,也应该是这个系统中重要的一环。

 

现在公务员对学历要求那么高,想招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但如果不能给精英一个和他们相匹配的收入,机会成本太大的情况下,只会让愿意为国家服务的平民精英越来越少,本身吃穿不愁,根本不求在体制内获得经济来源,进入体制内有其它诉求的权贵,豪门子弟越来越多。

 

这怎么都不会是一件好事。

 

 

04

 

无论如何,在中国做公务员,还是需要点情怀的。

 

我有个朋友,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警察去抓坏人,现在真的做了片警,虽然每天的工作特别鸡毛蒜皮,特别没意思,和小时候想的完全不一样,待遇还特别低。

 

但我问他怎么不想着跳出来做点别的,他挠了挠头,和我说了个故事。

 

他老婆是小学老师,班上有个学生,叫小六子,特别调皮捣蛋,怎么说话都不听,老师批评他,就说老师是坏人,要打110把老师抓起来。

 

所以他老婆有一次就喊他这个真警察,去给这学生上上课。结果那小孩真的看到警察来了,立马不调皮了,但也不怕,跑过去毕恭毕敬地对我朋友敬了个礼,立正说:

 

“警察叔叔,XXX向你报告!”

 

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,那小孩一点都不调皮了,非常认真的听我朋友教育他,听完了还特别有仪式感的又立正敬了个礼,说:

 

“好的,长官!”

 

我听笑了,说,这不就是小时候的你吗?

 

朋友说是啊,但你没看到那小孩的眼神,反正我看到那小孩信任,崇拜的眼神,就觉得我应该把这些烦人的事情做好,不辜负这种希望吧。

 

等回家以后他又给我发了条消息:

 

“这是我从小的理想,还不想放弃。”

 

还有。

 

上面说的那个在中央部委工作的同学,当时在学校算是尖子中的尖子,不是第一就是第二,而且不是书呆子那种类型,其它能力也特别强。

 

我问她,工资这么低,为什么还要留着做公务员,有没有想过跳出来。

 

她说没有,然后说了一大堆理由。

 

比如这里的社保更让人放心啦,不会出现到时候了交不上的情况,不会中断,比如这里的生活,收入虽然没什么优势,但也没太多需要操心的东西啦,比如这里很公平,纪律很严,没什么暗箱操作啦。

 

我一一反驳,说其实外面也是这样的,以你的能力,真的出来了,根本不用烦恼这些,收入还会高上许多。

 

然后她说,其实也和收入没多大关系吧,并不完全由收入决定工作的。

 

“就我个人而言,没什么特别的,我就觉得在这里的工作有意义,工作内容我喜欢,觉得真的是在为国家做点事情。”

 

为国家做点事情,大概这真的是不少人的一种情怀吧。

 

所以如果放在我刚大学毕业求职那会儿,我会觉得公务员收入低,没意思,会把这门工作贬得一文不值,会觉得这是一群没有进取心,混吃等死的人做的工作——但真的到了我的朋友们去做了,真的进入社会,以朋友的身份,私底下接触过不少公务员以后,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,那是我以前的一种偏见。

 

时至今日,我依然不会去考公务员,依然觉得这个工作不适合我,但我却打心眼里佩服其中的一些人——为国家做事,需要这种责任心和情怀,中国这些年发展迅速,也离不开其中很多为老百姓做了很多,得到的却很少,靠情怀驱动的精英的奉献与支持。

 

比较过分的是,媒体特别爱宣传这种“奉献精神”。

 

比如前几年,说有一个国企老干部,精益求精,掌握着比肩英美的技术,但是他没有跳出去,反而一直为国家奉献,一生清贫,到老了住的房子还不到30平。

 

还有前年,一个好干部因为贫穷,过于疲劳,不幸逝世,颂扬奉献精神,不去想怎么给好干部增加待遇,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,反而歌颂这种奉献精神,号召大家都向他学习。

 

还有什么一名医生累死了,号召所有医生向这名医生学习。

 

 

这样的宣传不仅无法让一个逻辑正常的人觉得感动,反而会让从事这些职业的人感到恐怖。关键在宣传这些无私的人的时候,往往都会拉出一个对立面,把那些工作要拿钱的人批判一番。

 

一个事实是,世界上确实是有有情怀的人,也有更高尚的圣人,但更多的都是普通人,在做普通的工作,就应该劳有所得,获得相应的报酬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追求财富并不是错,要求每个人都成为圣人的人,才有错。

 

另一个事实是,要求别人无私的人,往往自己是最自私的。情怀,奉献这些都是自发的,任何人都不应该要求,鼓励别人去奉献,要求别人奉献,本身就是耍流氓。

 

但愿这样的情况,能逐渐改变吧。